肺结核?

在古代这不叫肺结核,而是痨病,肺痨!

这药在现代不是至死的病,但是极具传染性,而且对于医疗水平落后的古代,这痨病可以说是绝症了。

不过。

她愣是没想明白,瑶光在府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。

这痨病,她是从哪里沾染上的?

谢蓁接受了芯片的信息,很快就镇静下来。

芯片的警告声还在继续,上面已经有一些基本治肺结核的药了,谢蓁还没接收。

瑶光她不想治怎么办?

她又不是圣母婊,可不想救一条会咬自己的毒蛇。

红衣已经推开门了,南宫胤正准备走进去。

谢蓁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她后退出去,手也顺势拉了一把南宫胤。

南宫胤的步伐顿住,看了一眼拉住自己袖子的某人。

“干什么?”

谢蓁脸色严肃,“你不能进去,她的病情非同小可。”

“你要是相信我,就立刻让人封锁听雨阁,把这些日子接触到听雨阁里的人都看守起来。”

谢蓁的思绪快速的转动着,拉着南宫胤袖子的手也不断的用力。

“什么病?”

南宫胤也正色道,眼底带着一丝冷沉。

谢蓁面色凝重,“去把东方镜找来,我需要他的帮助。”

东方世家可是百年的医药望族,是靠的中医传承,就算比她芯片提供的药效果要差一些,但只有东方镜知道这事的严重性。

而且,肺痨从王府里传了出来,等待他们的后果是什么?

王府必定会成为所有人的肉中钉,眼中刺!

最重要的,她不能引起恐慌,所以是肺痨这病,她也不能当着红衣的面直说。

可瑶光之前找的那些大夫,难道就没看出来吗?

红衣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?

应该是不知道的吧,否则怎么会带南宫胤来呢?

不对,这说不通。

瑶光一定知道自己是什么病,否则,又何必奢求着见南宫胤最后一面呢?

这病有传染性,在古代更是人们眼中的禁忌,古人们还把这肺痨叫做传尸痨,得了肺痨死去的人,连尸体都不能接触,必须要用火烧掉。

可想而知,他们比现代的人更介意,几乎是视肺痨为绝症,为洪水猛兽了。

南宫胤没有再问下去,“好,本王依你所言。”

“只是东方镜回了凤凰城,若是这里的病情棘手,只怕他也赶不回来。”

“凤凰城离这里多远呢?”谢蓁询问。

南宫胤道:“来回要一个月。”

谢蓁:猝!

来回一个月?

这里的病情越快得到控制就越好,东方镜一个月才能回来,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

谢蓁二话不说,脱下他的外袍,递给他。

“帮我撕一下你的衣服。”

南宫胤依旧没问为什么,似乎也从谢蓁的神色里发现了这次的事情很严重。

他撕了自己的衣服,谢蓁捡起一条当作临时口罩蒙住自己的口鼻。

她这个模样很滑稽,南宫胤却笑不出来。

“很严重?”他忍不住问。

谢蓁为自己系好口罩,抬起头迎上他的双眸。

她冷静而自信,“如果可以控制住的话,我有信心让这病不严重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