粽子糖落于他的手心,冰冷的空气里,甜甜的香气也溢入里他的鼻尖。

他微抬起头,避开了她专注的眼神。

只是他抬起头错开视线的时候,他晦暗如黑夜的眼眸之中,有斑斓的星光在蔓延,宛如头顶之上那灿烂的星河,美不胜收。

“本座是杀手,是谁给你的胆子,敢这么和本座说话?”他的手指骤然收拢,粽子糖被他握了个严严实实的。

谢蓁并不怕他,仰起头看着他的。

她眼中尽是璀璨的笑容,“杀手不也是人吗?我又没有涉及到你的利益,你不会没事找事来杀我。”

“我们无冤无仇,你说是不是?”

南宫胤道:“谁告诉你杀手杀人是看有没有利益纠葛呢?或许……”

他瞟她一眼,“本座只是看心情呢?”

“那阿弃你现在的心情好还是不好?”她也学着他的模样,把手背在身后,看上去闲散而慵懒。

“你可以猜一猜。”南宫胤把话题抛回给她。

谢蓁笑出了声音,“我猜你心情很好,很好,很好。”

“就算你故作冷漠,但你的眼睛里没有杀意。”

“一个杀手,想杀人的时候,眼睛里的杀气是藏不住的。”

南宫胤觉得聊不下去了。

他是抽什么疯,居然会这个女人聊起杀手的问题了。

他冷哼了一声,“你还想不想见顾怀生?”

“想!”她答得干脆利落。

南宫胤心里莫名又不舒服了,他率先迈开步子往前走。

“那你还这么多的废话?”

“你很聒噪。”

他人长得很高,还好谢蓁这个身体也并不矮,有个一米七的样子,否则,在南宫胤这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面前,她就是个小矮子。

别的不说,谢蓁对这个身体的身高还是满意,至少在古代女人都便矮的情况下,谢蓁能长这么高,已经算是基因不错了。

她追上去,差点追不到他。

“慢一点行不行?”

他继续走。

“阿弃。”她叫他,“我和你说话呢,你听到了么?”

他还是没停。

谢蓁停下脚步,大声叫一声,“阿弃!”

声音喊出来的瞬间,前方的南宫胤骤然回头,他额头的青筋跳了跳。

“闭嘴。”

“不许再叫本座的名字。”

“那叫你什么?”她认真的发问。

“随便。”

南宫胤是真的不想理她了,更不想和她多说几句话。

他觉得,这个女人总是有要把人逼疯的本事。

他手指尖的力道加大,掌心的粽子糖磕得他的肉疼。

可他没有用内力把粽子糖碾碎。

为什么呢?

他自己或许也不知道,也不想明白。

“那行,是你叫我叫你随便的。”谢蓁道。

南宫胤叹息一声。

他不说话了,这个女人总会消停一点的。

谁料,她比之前的话更多了。

他走在前面。

她跟在他的身侧。

她说:“你做杀手做了多少年了?”

“你找我救你,你那满身的伤,是不是就是因为杀人的时候留下来的?”

“你杀的都是一些什么人?”

“你晚上会做噩梦吗?”

南宫胤: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