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被禁足,但是老夫人却在病中,还需要她的药来治疗。

她是不想搭理将军府的那些人,可是老夫人是无辜的,老夫人身为女子也曾征战沙场,就这一点,谢蓁都是敬佩她的。

所以她还是回了将军府给老夫人诊治。

老夫人醒来了,身体还是很不好,但是看到她精神却很好。

谢蓁想给老夫人下一点安眠药,悄悄的给她打点滴,这样会好得更快。

下安眠药,那就是怕老夫人对她的身份起疑心。

她现在真的是怕了。

“小混蛋。”老夫人扯着嗓子,“过几天就是太后的寿宴,这府里都说你医术超群,你必须得让我站起来。”

“我要走着进宫去给太后祝寿。”

老夫人苍白布满皱纹的脸庞,提到太后的时候都是幸福的笑容。

谢蓁一个激灵,“祖母您也要进宫?”

“那是。”老夫人躺在床榻上,“老身当年可就是跟着太后去征战的。”

老夫人和太后,乃是手帕之交,还有着战友情谊。

谢蓁点头,“祖母若是相信我的医术,那我就可以做到。”

“都让你来医治了,还不相信你么?”老夫人笑了一下,“你这小混蛋倒是聪明。”

谢蓁点头,“那我为您挂一点药水。”

谢蓁给老夫人打了一剂强心剂,就是怕老夫人问东问西的,到时候她说不出这些奇怪的药的来历,那就糟糕了。

谁知道打点滴的时候,老夫人很安静,几乎是谢蓁说什么她就做什么,连一句话都不问的。

谢蓁心底感动,这老夫人或许是真的宠爱孙女。

“你已经嫁到王府去了,太后寿宴你作为王妃也得出席。”老夫人打盹的时候,又突然醒来,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其实谢蓁嫁给南宫胤也没有什么不好,南宫胤的身体她倒是知道的,但,必须要的时候只怕只有南宫胤才能护得住她。

她也不知道,她的孙女什么时候还会医术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样,只要可以为谢家争光,那就是好事。

谢蓁才把她给点滴挂上,“我去不了。”

“南宫胤禁足我了。”

“所为何事?”老夫人也来了精神。

谢蓁本是不想说的,心底实在是气得很,她就三言两语的说了和瑶光夫人的争执。

老夫人听完,眼神一冷,“这妮子居然敢欺负到我孙女头上了!”

她当初在战场上,别人可是叫她女魔头的。

“算了,她把南宫胤当个宝,和我争,我还不屑呢。”

谢蓁说起这事就觉得烦,她是招谁惹谁了?

“而且,我还巴不得不去宫里,那可不是人待的地方。”

她庆幸自己禁足不用去了。

老夫人拍她手掌,“没出息!”

“你是王妃,你怎么能不去?”老夫人正色,“你现在代表不是你一个人,而是谢家以及王府。”

“你若是不去宫宴,去的人便是瑶光夫人。”

“你岂不是告诉所有人,你这个王妃不受王爷待见,到时候是个人都会轻看你。你的处境,只会比现在更艰难。”

老夫人言语间已经有了担心。

这孙女是个出色的,就是性子太率直了。

不过,想来装傻这么多年,只怕也不是简单的。

但那都不重要了。

谢蓁无言。

早知道就不该说这事了。

不过她还是听进去了老夫人的话,“太后的寿宴不能马虎。”

“你身为王妃,第一次去祝寿,你想好送什么礼了么?”

“这不是南宫胤该思考的问题吗?我可是一穷二白的。”她耸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